因為戈壁,你不再一樣(中)

日期:
2019年4月30日(二)至2019年5月6日(一)
題目:
第十四屆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

——香港中文大學EMBA(中文班)「戈14」參賽記

文/領隊:陳曉冬

(中)

B隊的戈壁之旅總共四天時間,在這四天裏,除了必備的飲用水,沒有正常洗漱的水源,睡覺需要自己搭帳篷,白天路上自己帶乾糧。看著C隊隊員滿懷幸災樂禍般的喜悅與B隊隊員告別後,B隊開始冷靜審視自己接下來三天將要面對的嚴峻狀況。

此時,B隊顯現出了隊員的構成真相:一個80後,六個70後,六個60後,共十三名隊員,加上隊醫和隨隊攝影四人,整個隊伍年齡偏大,運動能力不強。加上整個隊伍此前基本沒有系統的進行過體能訓練,這些都為前路陡增莫測。不過我們的初心很純粹,就是為了自我挑戰而來,特別是顧朝陽教授親自參加B隊戰隊,創造了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的新紀錄。此前學校還沒有在任教授毅然加入全程挑戰,如果順利完賽,無疑將寫下一段全新的勵志故事。

此時駐地行營的晚餐已經開動,打飯的排隊長龍令人生畏。於是大家分頭做起不同的事情,搭帳篷、做拉伸。隨隊醫生小黃和小王開始大展拳腳,不一會兒就聽到我們的行營大帳裏發出了陣陣嚎叫。

夜幕降臨已快九點,大家悉數進入自己的帳篷休息,可是大帳外的發電車聲顯得異常刺耳。可是有甚麼辦法呢?既然來了,就準備著沒有艱苦只有更艱苦的折磨吧,有的人吃下褪黑素、有的人吃下安眠藥迷糊睡去,第一夜還算風平浪靜。

清晨五點半,起床號還未吹響,各帳篷已經細細簌簌開始起床、整裝、拆卸帳篷和打包裝袋,一切是匆忙而有序的。早上八點,第二天的比賽鳴槍了。由於只剩下A隊和B隊進入賽道,整個陣容比第一天少了似乎少了一半還要多,而且很快走進戈壁,人更顯單薄。

說起我們香港中文大學,雖然體能不出眾,但是我們有兩項出眾,一是口號威武音量大,另一是隊旗絕對的亮眼與時尚;無論多密集的人潮,你肯定能一眼就能看見香港中文大學那極具國際范的紫色大旗。所以,雖然我們人少,可是我們旗幟不能倒。正是秉承這樣的信心,在第二天的徒步中,體力好的隊員輪流扛旗,一度好評不時划過耳際。


第二天的行程是32.21公里,路途經過一半的時候,隊裏老同志體力有些不支,於是隊伍決定分成三個小分隊,既給有體力的隊員前沖的機會,又激勵後來隊員堅持闖關,保證時間使得全隊在規定時間內到達終點。

在這一天裏,戈友們走過龐大風車陣後,就進入了鹽鹼旱地。由於走過的人多,整條路已經滿是鬆軟的浮土,每一腳下去,就被浮土幾乎淹沒雙腳。經過一處漢代古長城遺址,也醞釀不起那種發千古之悠悠的心情與意境,匆匆留了個影,趕快走吧,事後想想,我們這算不算只是因為走而遺忘了路過的風景呢?

腳下的路程還在延伸,頭上的烈日更是越來越毒,沉重的水袋開始變輕,腳步卻越變越沉;隨隊攝影師也似乎出現了中暑前兆。挺住穩住,前面就是一個村莊,我們到那裏歇一歇吧。

就是在進入這個村莊的時候,隊員老楊同志、小彭同志感受到了這次旅程最大的感動,因為在路邊觀看的老農給他們遞上了兩片西瓜以及暖心的問候,他們說這西瓜簡直就是沙漠綠洲裏的甘泉,是他們一生中吃過最甜的西瓜。

以至於小彭同志在微信群裏感懷到:“我感受到了久違的淳樸與感動,我重新認識了西部,回去以後,我將要選擇資助一位西部甘肅的孩子上學……”

就這樣,在烈日與感動中,我們的隊員陸陸續續全部到達第二天的大帳。可是在脫下鞋子襪子的那一刻,我驚呆了:浮土已經穿過鞋套、鞋子、襪子三層防線,成泥狀的覆蓋在腳趾與腳板上……

怎麼辦,此時就是不喝水也要洗腳啊!而其他隊員大多已經起了水泡,而且水泡一個比一個大,大到不敢直視,於是我們的隊醫更忙了。

拉伸、打飯、挑水泡、搭帳篷,嚎叫聲與飯香交織,呻吟與發電車噪聲齊鳴。每個人此時開始深刻感受戈壁對皮肉的折磨,外傷的累積也讓我們的隊醫開始成為營地大帳的晚間主角。正是他們的專業與盡心,使得每個隊員居然都能在經歷絕望的夜晚之後,第二天一早滿血復活按時上路。此後的每一天,隊員一回營地,撲向的就是隊醫,一個接一個的拉伸、滾軸、挑水泡、甚至針灸,年輕隊醫的腰也要直不起來了……

眼看今夜可以睡個安穩覺,可是後半夜,起風了,帳篷呼呼作響,明天似乎不妙……

(待續)

 

香港中文大學「戈14」挑戰賽鳴謝

戰略合作夥伴(排名不分先後)

友情贊助商

因為戈壁,你不再一樣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