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戈壁,你不再一樣(上)

日期:
2019年4月30日(二)至2019年5月6日(一)
題目:
第十四屆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

——香港中文大學EMBA(中文班)「戈14」參賽記

文/領隊:陳曉冬

(上)

從甘肅瓜州戈壁回來已經有幾天了,有的同學一覺醒來常常產生一種恍惚「我們的戈壁行程結束了嗎?」當確認自己是睡在自家溫暖的大床上時,又不由得問自己:過去的幾天,我們究竟經歷了什麼?

是的,我們應該反覆問自己:去戈壁,我們究竟經歷了什麼?這短短四天的經歷足以刻進自己人生的記憶中,並且暗喻給了每個人關於人生、事業、追逐、選擇等等的強烈開示。「戈壁」在所有經歷「戈14」的隊友心中已不在是一個地理名詞,它已然成為一種精神的象徵與突破自我的符號。

還記得2018年9月開學不久,課程副主任Chuck就在各種場合和交流中反覆重複一句話:「讀EMBA分為兩種人,上過戈壁的沒有上過戈壁的。」那麼上過與沒有上過戈壁之間是有好壞之分還是有理念之別呢?那時,我們都不得而知。只記得,在第一學期最後那次上課中間,隨着Chuck對戈壁的再次鼓動,全班有一大半同學當場訂了去敦煌的機票。

終於,時間來到了2019年3月,第十四屆商學院戈壁挑戰賽的報名截止日也日趨臨近,我們距離戈壁的腳步一天緊似一天。不過坦率的說,到此時「上戈壁」對於我們大多數同學來說,概念依然是模糊的,我們對它的神往與其說是「去迎接一場挑戰」不如說是「期待一次去西部大漠的春遊」。

4月30日,當參加「戈14」的同學悉數到達敦煌後,開心與放鬆是大家絕對的主題。當穿上參賽服列隊參加當天晚上的「點將台」啟動儀式時,面對60多所全國各地的商學院,各色校旗迎風飄揚,我們喊出了「音量大過膽量」的參賽宣言,這不是「當今世界誰怕誰」嘛!


5月2日清晨七點,全體隊員集合出發。此時天色還沒有大亮,也許是尚未清醒,也許是錯誤估計時間,作為領隊的我臨上車前去了一趟廁所,當我方便結束來到酒店門口時,居然已經沒有了人影。問了一下門僮,門僮卻說:「他們已經走了」。悲劇!這究竟是一隻什麼樣的隊伍啊?行軍還沒有開始,領隊和被指定的扛旗手已經消失了。

十多分鐘後,我終於等到拋下我的大巴返回,心情複雜的上車歸隊。這個笑話也許要成為香港中文大學EMBA(中文班)關於戈壁永遠的段子了。也好,生活需要佐料,大家本來就是來戈壁春遊的,多一個橋段,也是多一份開懷嘛。

兩個小時的車程到達廣顯驛,「戈14」的出發起點就在這裡。此時,大風颳了起來,所有人頓時全副武裝到牙齒,除了身高,大多已辨別不出誰是誰了。環視四周,這樣的場面着實壯觀,各學校旌旗獵獵,摩拳擦掌。中午11點,「戈14」挑戰賽正式鳴槍開賽,大家如開閘的潮水奔流而出,揚起的塵土蔽日遮天,忽然我想到了古代的十萬大軍行軍陣仗,大抵莫過如此吧。

第一天是體驗賽,全程21.46公里,這也是C隊的全部賽程。因為香港中文大學只報名參加了B隊(四天路程)和C隊(一天路程),於是在這一天,大家的心情格外輕鬆,而且天空也很作美,走出兩里地後,風似乎也沒有那麼大了,一切基本按着風和日麗的春遊節奏推進旅程。行至中途,C隊甚至用對講機唱起了小曲,這樣的歡樂,與日後B隊對於戈壁的理解將是冰火兩重天的。雖然歡樂是第一天的主題,但是走完全程,所有人還是初步領略了塞外戈壁自然的嚴酷。這全然不同於都市馬路或公園裡的健步,對於平時鍛煉不多的都市白領也算是一次難得的極限徒步。經過六個多小時的行走,大家以歡樂的姿態衝過首日終點。

衝過終點線就進入了駐地行營的大帳蓬,這又讓大家感受到了古代行軍那鍾安營紮寨、埋鍋造飯的既視感。歡快的C隊全部完賽,帶着對於烤全羊、小酒、大漠風情的憧憬坐車向敦煌酒店出發。

隨後,在一天的疲勞還附之身上時,B隊隊員銘心刻骨的故事登場了……

(待續)

香港中文大學「戈14」挑戰賽鳴謝

戰略合作夥伴(排名不分先後)

友情贊助商

因為戈壁,你不再一樣(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