概要 〉
新闻速递
【校友故事】高瞻远瞩的数豆人 陈谦秀晋身世界级财务总监
September 8, 2017
bonnie_chan_main_xb5_239x160
专业会计校友陈谦秀(1993新亚书院)
专业会计校友陈谦秀(1993新亚书院)
陈谦秀旅居美国逾二十年,履历显赫,其LinkedIn个人档案罗列曾任职的美国大公司和世界五百强企业,成功、专业、能干的形象呼之欲出,难以想像她原来出自寒微。她生于香港基层家庭,一家老小靠爸爸养活。爸爸年过三十才重拾大学梦,边在港大念书边替人补习赚钱糊口。「小时候我很难得才见到爸爸一面。每晚等不及他回家我已睡觉,到第二天早上起来,爸爸已经上学或上班去了。唯一证明他曾经回过家的是碟上的提子干——他知道我喜欢吃,所以从早餐的提子面包里抠出来留给我。」陈谦秀声音微颤,难掩激动之情。
「所以我从小就意识到做人是不容易的,必须奋发向上,期待有天自己可以照顾家人,让他们无忧无虑。」
后来陈谦秀考入中大修专业会计时,也仿效她爸爸做大量兼职补习,为的是积攒足够学费到美国念硕士。1993年,她放弃了六大会计师事务所的聘书,飞往地球另一端的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,攻读财务会计与审计硕士学位。
英文成绩一向不差的她蓦地发现,以自己的英文水平在美国生活根本不济事。「我自以为会讲英文,但原来大错特错。」她忆述道。「即使我所说的完全符合文法,但跟本地人一比就蹩脚得很,他们的用词、用语都生动自然得多。我感觉自己格格不入。」
她本可以就此打住,躲到华人圈子里,但她选择跳出舒适圈,主动参加各类本地活动,「去看,去听,去学。」「我留意别人在不同场合说的话,例如在鸡尾酒会应聊什么话题,跟人握手时要说什么,我都默默记在心里。」
专业会计校友陈谦秀
陈谦秀:「我不当自己是『数豆』的员工,而是帮公司『种豆』的生意伙伴。」
毕业后,她班上的优等生要么进了投行,要么加入顾问公司,而陈谦秀因为是留学生,又没有绿卡,只勉强找到一份政府工,给奥斯汀市做绩效审计。「我跟自己说,这只是旅途的开始,我的目标是打入世界五百强公司!」 之后的事业轨道可谓是扶摇直上。在南达科塔州的电脑公司Gateway 2000待了一段时间后,她搬往芝加哥,加入乳业巨企迪恩食品(Dean Foods)的财务部,五年后转战食品与日用品跨国集团莎莉(Sara Lee)。2008年从西北大学凯洛管理学院(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)获取MBA学位后事业更上层楼,先后加盟数家国际品牌,职至副总裁、财务总监。顶峰时期她掌管的营业额超过二十亿美元,下属超过二百人。 会计在西方社会有「数豆人」(bean counter)之称,陈谦秀则形容自己是「不止会数豆的会计」。「会计师总给人呆板乏味的印象,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捣弄数字。我绝对不是那类人。我会抽丝剥茧,梳理数据后找出增长盈利的空间,也喜欢冲到第一线了解业务的具体运作。我不当自己是『数豆』的员工,而是帮公司『种豆』的生意伙伴。」 事业蒸蒸日上的陈谦秀也开始投身慈善,加入各类非牟利机构的董事会,包括基督教女青年会(YWCA),以及芝加哥最大的反家暴服务机构Between Friends。 成功之路难免荆棘满途。问及她如何面对挫折,陈谦秀说她的座右铭是「明天会更好」。「我当然有过失败的经历,而且多得很呢。但遇到再大的困难也好,只要我没做违背良心的事,该睡觉时我就睡觉。再难的事还有明天可以重新出发。」
陈谦秀
陈谦秀(左一)的中大同学所作蜡笔画,以中大校园为背景(受访者提供)
她把过往成功时刻储下来的一些纪念品放在一个盒子里,遇上不如意事能派上用场。「打开盒子,眼泪就掉不下来了。」各式各样的小物件当中,有一幅蜡笔画,是陈谦秀一位中大同学所作:画中七位女生站成一排,陈谦秀在最左边,身材娇小的她身穿紫色长裙,以木箱垫脚。画的背景是中大连绵的山景,丘壑间冒出数座校园地标,像水塔和大学图书馆。「这幅画我珍而重之,在我沮丧时,这份中大友谊给我温暖和动力,提醒我,人生有起有落再正常不过。」她再次颤声道。这让人想起那句格言:真正的勇者不是无所畏惧,而是尽管心有所惧,依然勇往直前。

文/资讯处 Christine N. 图/Eric Sin 

 
WordPress Video Lightbox Plugin